2010年3月8日 星期一

[昕晴] 我。想。做。自。己。

老媽問:「研究所考試,你還有報哪一間學校啊?」
我回答:「我不知道耶!不想考了。」
阿姨問:「要不然你去考公職好了,也不錯。」
我回答:「我不想要第一份工作就是公務員,而且現在不想要再‧考‧試‧了!」
老爸在旁說:「那你想做什麼?」

「我。想。做。自。己。」

以上對話真實上演在我家的客廳,可能每天晚上都會重複著類似話題,所以,我在家裡都很少話,通常沈默是最好的回答。

家庭因素,社會規範,環境影響,使得我們的生活有如戴上面具般,透過種種偽裝來保護自己;同時彷彿被透視鏡窺看般,監視並且控制所有一舉一動。我不喜歡逢迎拍馬,我不喜歡虛偽假裝,我不喜歡雙重性格,更不喜歡被監視與觀看,我想做自己,但是,卻很難。

為了考試,不知道我有多久沒有攝影、沒有打籃球、沒有寫網誌,或許想要成功,就必須犧牲這些原本享有快樂的時間,那麼如果真的是這樣,我寧可不要考試。當初為了一句「大學畢業而已你要去哪裡上班」,隔天就賭氣報名補習班,現在想起來真孩子氣,要不然我可能已經工作半年,可能存了一些錢,也可能交了女朋友,人生有趣的地方,就是永遠不知道下一秒鐘會發生什麼?可是,我並不後悔我這半年念的這些東西,也許沒有學到新聞採訪、剪接攝影等能力,但是我多了一些人文哲學的思想,社會學和心理學還蠻有趣的,稍稍彌補當初想念大傳系和心理系的遺憾。

現在,孑然一身的我,其實也無須掛念什麼,這樣子其實就應該感到很幸福了,不是嗎?家裡沒有房貸車貸要我扛,現階段也沒有負擔家庭的經濟,只是沒車沒房沒朋友,寄居蟹般的日子,生活在原來成長的房子,需要很用力才能呼吸得到外面的空氣,然而,心裡總是有點不踏實。

其實,我很羨慕也很佩服那些從南部上來台北工作的同學們,也許工作忙碌,也許掙的不多,但是能過自己想要的生活,這一切似乎都值得了。租個小套房,一張床、一台電視,就是我最期待的享受了,然後,週末和朋友們一起吃吃飯,或者是看場電影、逛街、運動;難過的時候可以找到人傾訴,開心的時候可以找到人分享,就像日劇的內容一樣,是我十分嚮往的。平日打通電話關心父母,抑或是偶爾回回老家,父母臉上的頭髮是否又白了些,不管是家人還是情人,維持這種「距離」的美感,對於彼此感情上有增無減,大過於天天24小時面對面卻不知道說什麼的好,不是嗎?

也許我是爛草莓,到現在25歲了,還不知自己要什麼;也許我是爛草莓,做事情往往一頭熱,沒有好好思考後果;也許我是爛草莓,只要有人一激有人一踩,我就爛掉了。

我。是。爛。草。莓。


看來這是一篇很沒有意義的心情文。。。。

5 回覆:

微寒 提到...

我這邊有個機會
可以做全職或兼職
有興趣再問我吧..

匿名 提到...

做自己沒有很難,只是你要花點時間學習,還有,捨得放棄...

cheer up :)

lscott200(興) 提到...

呵呵~我覺得你這段時間的努力就讓我很佩服了...
我們的情況大致上是一樣的,我一天到晚自由自在的做自己想做的事,同時間也清楚的明白自已以後必須走的路,不是我會打算,是沒什麼選擇(笑)
也許哪天我們的情況互換了,我在努力準備公職,你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也說不定?(笑)
總之,加油吧!

段流 提到...

匿名的是...誰壓?? Archer嗎??

段流 提到...

謝謝各位了
之前看過一篇教授寫的文章 還蠻有道理的
內容是說一個學生問他「到底要先當兵?」「還是先考研究所呢?」
教授簡單回答他「都好」

我們往往特別在意眼前一兩年的變化與選擇
如果放大十年來看呢
到底先當兵還是先讀研究所好像就不是這麼重要了,不是嗎?
對於我來說先工作還是先讀碩士,好像也就不那麼是讓人憂鬱的一件事了

話說我還有三間學校要考啊~~

張貼留言

推到PLURK

推到 Plurk!

該文章點閱次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