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2月20日 星期四

[薇薇] 很棒的一篇文章

真正的自由,不需要吹捧。真正的主人,不需要宣示

◎劉中薇 ←我的說故事與創意課程老師

近日來看著新聞,我感覺自己越來越沈默,常常有想哭的衝動,內心有一股深深的悲哀。

晚間電視上,一群人吵鬧著『大中至正』的牌額即將被卸下,我又跌入了無言以對的失神。

我不懂政治,厭惡政客的假面,更討厭一切粗魯的劃分、站邊、貼標籤。

在我平凡的生活裡,我有情感與熱度,當我看著這四個字的時候,我無法感受威權時代的象徵、民主體制的謬誤。你不妨笑我膚淺,但中正紀念堂,對我而言,那是八歲的全家福拍照紀念,是十歲的郊遊踏青,是十六歲的青春約會。也許對大多數人而言,也跟我一樣,這塊匾額的情感意義遠遠超過政治意義。符號的內涵隨著時間隨著情感隨著文化的厚度而改變,那是我們自己意義,不論是什麼顏色的政客們何需急著來為我們定義?

一個魯莽強加上的「自由廣場」,倒底能夠宣示什麼?

一個真正謙虛的人並不知道他是謙虛的。

一個真正自由的國度,也不需要吹捧自由的存在。

一個真正民主的地方,不用掛著民主的旗幟,搖旗吶喊。

所以,一個真正高度成長的國家,需要用撕裂的方式來宣布嗎?拆換一個實體建築,就能彰顯民主的進步嗎?這是在取悅誰?或是在愚弄誰呢?放上一個新的牌額,就能夠掩飾本體的沈淪嗎?

操弄著政治語言而硬冠上的「自由廣場」倒底意味著什麼樣的自由?

是當權者為所欲為的自由嗎?是老百姓不得不接受的自由?

蔑視文化、抹煞過去,就是我們學習歷史教訓的方式嗎?

台灣,有那麼多層面需要政府細緻的關懷,那些地方,難道沒有比這四個字改不改,更重要嗎?

如果把優先順序排出來,更名這件事有這麼急切嗎?

一個真正愛人民的君王,會先關心人民的生計,還是城堡的裝飾?

我不懂。也無力。無言以對。

每一個渺小的我們,只能默默地低著頭,用我們微小卻堅毅的力量,在這片土地上耕耘,期待有一天,這片土地還是可以有美麗的風景,因為我們生在這裡,長在這裡,天天呼吸這裡的空氣,這就是我們的家園。

你不需要贊同我,但請為台灣祝福。

如果政府已經不能期待,政客不能仰賴,新聞不敢再看。

那麼我們至少還有自己的心,與自己的力量,在每一個小小的崗位上,發揮我們的光與熱,讓這片土地更美好。

我相信,每一個微小的我們,才是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。


而真正的主人,不需要宣示,就有力量!

0 回覆:

張貼留言

推到PLURK

推到 Plurk!

該文章點閱次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