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12月20日 星期日

[影評] 東京奏鳴曲



今天(12/18)凌晨時間睡不著覺,看了一部非市場商業主流導向的日片,由日本導演黑澤清(並非日本電影歷史中知名導演黑澤明,勿搞混)所編導的電影《東京奏鳴曲》。這是一部相當灰色的獨立電影,片中瀰漫著一股沈窒的氣氛,卻也代表著多重的意義,從「家庭」的角度出發,而最後結局也回歸到「家庭」做為收尾,體會真正的死亡,然後反思出活著的價值與意義,導演的這個手法,頗教人省思自己人生的意味。

「一個失業的中年男子,一個孤單的家庭主婦,一個叛逆的青年,一個徬徨的孩子,一個瀕臨解體的家庭,在這個孤獨的城市裡,發出不和諧的音調……。」

最初的畫面在佐佐木家中,外面下起大雨,母親惠連忙把窗戶拉起,擦起溼漉漉的地板,接著帶到父親龍平在公司被裁員,徬徨地回到家中,以此拉開序幕。而這場大雨似乎隱含著這個家庭即將會面臨到一場風暴。

《東京奏鳴曲》在今年年初的時候上映,正當就是全球面臨金融海嘯危機,我想結合當時這樣的社會現象來觀看這部電影,想必感觸一定很深。在大環境的不景氣和產業結構的外移,身為「一家之主」的父親龍平因此被裁員,原來是大公司的財務課長,突如其來的一場風暴,讓年紀近半百的他,一個失業的中年男子,沒有一技之長,生活和未來頓時陷入前所未有的絕望。

這時電影帶出來一個畫面,一邊是高樓大廈,而另一邊則是破爛不堪的鐵皮屋,我很喜歡導演這類的拍攝手法,完全地留給觀眾去想像。整個社會似乎被分割成兩個世界,有「位置」的人在大樓上班,失去「位置」的人在公園遊蕩,公園就是另一個世界,聚集了這群被主流社會拋棄的失業者,有些人才剛被拋下,他們每日衣裝筆挺地出門,假裝自己的位置還在,在希望與絕望間擺盪。

現今的社會何嘗不是這樣?如果你早上走在台北的大安森林公園,你會發現許許多多身穿西裝、手提公事包的中年男子,可能是工廠倒閉,也可能是被公司裁員,在沒有勇氣面對失業的問題,每天早上欺騙家裡的妻子和孩子說是出門上班,其實是到公園裡餵鴿子、看報紙,令人不勝欷噓。

電影中看到左左木一家,夫妻關係疏離,長子貴正值叛逆期,對家對社會都極度不滿,希望能加入美軍保衛家園(美軍向日本徵兵為了攻打伊拉克),次子健二就讀小六,正面臨升學階段的徬徨,想學鋼琴卻不敢反抗父親的意志,只好偷偷拿午餐錢來繳學鋼琴的學費,過沒多久,妻子惠發現丈夫失業,卻默默地守住秘密,只為了維護一家之主的尊嚴。



父親的失業讓整個家庭瀕進解體。電影的重心開始回到這個家庭,而「餐桌」是一個家庭的核心象徵,每天晚上全家人一起在餐桌前用餐,卻各自暗藏著許多的矛盾和衝突。從這裡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日本「男尊女卑」的傳統文化,女人在家庭所扮演的就是掃地洗碗的角色,而男人是一個家庭的經濟支柱,更是權力地位的象徵,但是,就在此時的父親龍平卻已失業,因自卑而更強撐起父親的威嚴 。

「維護那在家庭裡男人僅存有的尊嚴,在我看起來格外諷刺。」

其中,龍平遊蕩於公園的那段時間,遇到以前的朋友,同樣是面臨中年失業沒有勇氣面對家中妻兒的兩人,感嘆社會的公平與正義到底在哪裡,然而,他的朋友還是選擇自殺的這條絕路,留下就讀國中二年級的女兒。這裡反映出台灣現今的社會現象,經濟的壓力導致每天都會有層出不窮的燒碳、跳樓等自殺案件。電影演到這裡有點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這裡有一個畫面讓人印象深刻,就是媽媽躺在沙發上,把手伸出「拉我起來」的那一幕。過去的時代,或許不覺得這有什麼錯誤,但在意識抬頭的現在,怎樣都叫人累積著不滿,越積越多,應該是避風港的家,卻成為負背受敵的四面楚歌,坐困愁城,插翅也難飛。而身為一家人,若雙方都對彼此不坦然的話,這樣的關係又怎麼可以堅定穩固呢?導演對於「母親」這個角色,為電影中這個家庭裡最重要的核心人物,母親的毀滅最終也就代表著家庭的崩潰與解體。

「要怎樣才能重新來過?」 - 勢必得經過一番死去才能重生。

劇情來到尾聲,我頗喜歡導演在這一個層次上面的演繹,他利用家人在不同狀況下離家出走的橋段,後來遇到不一樣的狀況而在不同場景中全力奔跑著,之後又利用差點死亡的鏡頭來呈現。在看似荒誕又莫名的一晚後,隔天若無其事地返家又再度一天的開始。我想這樣的出走也是一種釋放掙脫困境的過程,唯有先行離去,才能在下一刻中擁抱新生。



母親是家庭中的不可動搖核心,而孩子則是如早晨曙光般地充滿希望。電影的最後,父母倆一起帶健二參加音樂學校的升學考試,看著兒子精彩過人的音樂天賦,父親流下沈積已久的眼淚,演奏完德布希的月光曲後,電影劃下句點。



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劇本相當有深度,具有多層意義的詮釋,從家到人,到日本社會,到國際政經局勢,而家是全片的核心,彷彿就是出現在你我身旁的社會縮影。片中主要演員,特別是香川照之和小泉今日子展現出他們過人的演技,精彩呈現出導演需要的那種氛圍,也難怪在各個影展中獲得不少驚人的佳績。

失業,不單只是單純社會的現象,現在滿街走的失業潮,在公園、在廢地、在圖書館,他們甚至還養成了一套文化。連跟劇中和龍平一起做清潔打掃的專業阿伯,竟然也是一個偽裝成正常上班族的派遣工。就在父親中年失業、母親不知如何生活、青少年有自我認同的危機、小孩有升學壓力,然後我們又該怎麼辦呢?

這是一部會讓人感觸良多的電影阿!

2 回覆:

blanca 提到...

版主您好

跟您借一下上面的其中一張圖片
我會標明來源
謝謝您

段流 提到...

OK壓 我也是網路上找來的 呵呵~

張貼留言

推到PLURK

推到 Plurk!

該文章點閱次數: